叶凡,他被“分尸”了!

他那一具至强的真身,足以搏杀准仙帝的无上体魄,在这一日被撕裂、瓦解!

哪怕有两口铜棺在前阻拦,却也挡不住那石罐上的势能倾泻流转,恍惚间是一群仙帝的共击,摧枯拉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血,染红了净土,无敌的邪主倒下了,真身散碎,抛洒在净土阴面的异象世界,像是在致敬历史,致敬先祖。

昔有黄帝,斩杀蚩尤,肢解分尸!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叶凡的头颅,落在“地府”;他的四肢,落在“浮土”;他的身躯,落在“葬坑”,他的脏腑,落在“魂河”!

“吼!”

纵然惨烈至此,瞬间被秒杀,叶凡虽惊却不乱,残躯在发光,试图重组、再生。

他还没死!

到了他这样的层次,想死真的太难了。

何况他所修的法,所走的路,在轮回中辗转,在死生间徘徊,怎会轻易倒下?

多少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多少次死去活来,叶凡早已被磨练出来,即使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他也不会放弃!

“轰!”

叶凡的头颅震动,流血的七窍中迸射出一束束惊天光柱,贯穿无尽时空,是在牵引肉身!

“咔嚓!”

“葬坑”在幻灭,是叶凡的躯干在响应。

“哗啦啦!”

“魂河”在干涸,有璀璨光团闪耀,是叶凡的脏腑释放活力。

“轰隆!”

“浮土”飞扬,有四根从天而降的“四极天柱”在拔地而起,要撕裂时空而去!

如果不出意外。

下一刻,叶邪主就将原地复活,再战天下。

可惜。

意外发生了!

“轰!”

无量光爆发,那界海的天穹上,这一刻有密密麻麻的线条纹络交织、扩散,以两口铜棺与一口石罐为源头,席卷诸天!

这一幕,太神异了。

一种莫名的气息升腾,让无数生灵都感觉到了恐怖的压抑。

有天外道祖变色,欲要腾空而起,撕裂时空远遁,却发现这一刻身体竟然不听使唤了!

不。

不只是身体,还有那天地万物,那世间万道,都恍惚间多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正在努力“复活”的叶凡遭了大劫,那些线条中、纹络里,有着难以言喻的诡异秩序,对“轮回”的道有绝对的统治、压制,而他则首当其冲!

谁让他依托轮回,开创金丹法?

轮回的气息,早已将他腌入味了,平常时候享受好处,如今似乎连本带利的都要吐出去。

“噗!”

血雾炸开,叶凡的残躯像是被碾压而过,有一柄恐怖的轮回天刀斩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