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观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连读网lia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今日除夕,宅子里的众人都忙得脚不沾地。

此时正院内,一条檀木香案朝京城帝陵的方向摆着,听雨吩咐几名婢女摆好供果,见萧云漪从屋里走出来,立即禀道:“小姐,都准备好了。”

萧云漪颔首,接过三炷香,朝着香案鞠躬行礼,旋即将燃香插在香炉里。

宋衍落后她半步,跟着上香行礼,尔后见她遥遥望着京城的方向,神色伤感,轻声劝道:“外面冷,先进屋。”

萧云漪朝他笑了笑,顺着他的意思进屋。

屋里已经摆好丰盛的年夜饭,入乡随俗,大多是些清淡的菜肴,另外再有几样京城的菜式。

萧云漪扫了一眼,“你们也去吃年夜饭吧,不用留在这里。”

剪月看向紧跟在她身后的宋衍,应道:“是,小姐。”

剪月领着其他婢女走到屋外,看见听雨和弄晴站在廊下,小跑过去:“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在说明天要发的赏银。”听雨回答,“怎么不留在屋里伺候?”

“小姐让我出来的,说让我们也去吃年夜饭。”剪月撇撇嘴,“再说了,有宋将军在屋里,压根就没有我插手的地方。”

一向沉默的弄晴也赞同道:“确实。”

自腊月初六以后,除了去官衙当值,宋衍几乎每时每刻都黏在萧云漪的身边。

无论萧云漪是要喝茶,还是要研磨写字,都比她们更快一步,倒显得她们几个贴身婢女无所事事。

听雨笑笑,拍拍两人的肩膀:“好了,小姐都说让我们去吃年夜饭了,走吧。”

*

“小姐,你试试这个鲈鱼汤,想办法去了腥气。”宋衍舀好一碗鲜美的鱼汤,“你试着喝一小口,全个意头就好。”

年夜饭的习俗大多是要准备一份鱼,寓意年年有余。

萧云漪接过他递来的鱼汤,轻抿一口,果真如他所说,没有她讨厌的鱼腥气。

她诧异地挑眉,不由多喝了两口。

见她喜欢,宋衍一笑,待她碗里一空,迅速夹了一筷子她喜欢的菜到碗里,自个儿倒是没吃几口。

萧云漪无奈地给他夹菜。

虽然只有两个人,气氛却不冷清。

用过年夜饭后,外面风大,夜里更冷,宋衍不敢冒险,也不说去外面看烟花,和萧云漪一起走进正屋。

正屋里收拾得干净,摆着热茶糕点干果,见两人进来,守在屋里的婢女屈膝一礼,颇有眼色地退了出去。

“小姐,你尝尝这个糕点。”宋衍扫过她清瘦的脸庞,“不会很甜。”

江南好甜,糕点菜肴都更偏向甜,但萧云漪一向不爱吃甜,连厨子都是特意从京城带过来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