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春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连读网lia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一夜他终究还是没能再像原先设想的那般离开。

她大病初愈,骤然历经大悲大痛,险些支撑不住,昏睡前甚至还紧紧攥着他的衣角。

他们所在的这间茅屋却也不能久留,等到她身体稍微好转,他便雇了一辆马车来带着他们南归。

他在突厥十年,早已对南归路上的每一寸土地都十分熟悉。

一路上避开那些可能会出现卫兵的关卡,终于在十日后的天黑前顺利到达番木城。

只要过了番木城便算是彻底踏出了突厥地界。

入夜他们投宿在番木城中的一家旅店,准备翌日一早城门一开便刻不容缓地出城。

深夜,萧琬躺在充满陌生气息的陈旧的床榻上,她却并没有入睡,而是盯着窗的方向,默默等待着那道身影的出现。

那夜后,他似乎已经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可她心底依旧隐隐不安。

他既没有离开,也没有来接近她,始终在离她不远不近的地方默默注视着她。

在每个夜深人静后,悄悄来到她的窗前,默默守护着她。

她知道,那个男人依然深爱着她,他只是不敢,不敢再靠近她。

她的心中苦涩与甜蜜交织着。

这一夜他来得比往常迟了一些,她双手攥着被角一瞬不瞬地盯着窗前的那道身影。

看着看着,却见那道身影忽然动了动,就在她以为他又要离开时,却听得“吱呀”一声细响,门开了,那道身影踏入了室中。

她紧紧攥着被角,屏住了呼吸,极力控制住颤动的双睫。

壁上燃着一盏灯,这是她从前便有的习惯。

他们做夫妻时,他都是等她睡着后再吹灭灯盏,此时他却不想熄灭它。

他立在门前的一道暗影中,借着壁上的烛火,贪婪地注视着她熟睡的容颜,终于忍不住来到她的身畔。

粗粝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冰凉的唇贴上她的额角。

她的身体几乎要不由自主地为这久违了的熟悉触碰而颤栗。

他却突然抽身而退,毫不迟疑地转身大步往外走。

“你又要走?”

柔软的双臂缠上了他的腰身,她在他的身后哽咽着道:“你又要抛下我了吗?”

“琬琬,放开!”

身后的女子非但没有放开,反而是将他抱得更紧。

他垂头看了眼搭在腰间的双臂,轻轻叹息一声,转过身去想要掰开她的手。

她却趁势搂住他的脖颈,凑近,将一张温软的唇贴上他的下巴,他的双颊,最后毫不犹豫地落到了他的唇上。

起初他似一株枯木一般杵着一动不动,任由她舔吻他的嘴唇,直到她悄悄伸出舌尖……

“那时我落了水,你不是已经亲过我了吗?怎么,如今你却不敢了?”

这滋味于他而言无异于久旱逢甘霖,太过甘美,令他几乎是立刻便丢盔弃甲,忘了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那一道道鸿沟,将她拦腰抱起,深深回吻。

起初还是近似于相濡以沫的唇齿相贴,后来便一发不可收拾,他们好似两株久经霜雪摧折的枯木,疯狂从彼此身上汲取春时降下的一场及时雨。

直到她伸手去解他的腰间系带,他才好似猛然清醒过来,一把按住她的手指,翻身从床榻上下来,几乎是逃也似的奔向门口。

“你敢走出去一步,我便再不认你!”

他愕然地停住了脚步,又听她道:“等回了盛京,我便请母后做主为我重新说一门亲,挑一个比你年轻,比你俊朗的夫婿,替他生儿育女,跟他白头偕老……”

他回头,双目赤红,近乎绝望地看向她。

“够了!琬琬,求你……别再说了。”

“怎么?你是觉得我不够年轻,不够美貌,不足以令那些男子动心?”

她从榻上坐了起来,侧头将一头丰美的长发顺到左耳后,语带讥诮地望向他。

“还是你觉得……我在那个人身边待了十年,身子已经不……”

铺天盖地的吻落下,落在她的唇上,落在她的颈侧,落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之上。

她颤抖着迎接这样一场自外而内的润泽,流着泪再次接纳属于他的一切。

这一夜他们一刻也再未分开过,从窄小的床榻上到铺设软毯的地面上再到破旧的木桌前。

他想要掐灭墙上的灯盏,她不许,他便将她扣在怀中,不叫她看见他那张疤痕遍布的面容。

她却偏偏要跟他作对,偏偏仰头去吻他脸上的每一道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