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凰》转载请注明来源:连读网lianduxs.com

李千帆背上的鞭痕层叠错落,一条搭着一条,因为甩得重,鞭子又是特制的,每条伤口都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灼得他剧痛无比,身子微微颤抖的时候,李千帆痛得长眉紧蹙,可他却强忍着抬头深情看向德妃,语气里还是那样的宠溺。

“只要你能好受一点,怎么打我,怎么对我,我都甘之如饴,不管发生什么可别气坏自己的身子,不值当的!”

“啪。”

又是重重的一鞭子狠狠甩在李千帆的身上,李千帆哼哼笑着,扑上前一把抱住德妃娘娘伸手便摸进了她的衣裳里,喘息间,他撕咬着德妃的脖颈道。

“娘娘平素里最喜欢我的侍候,怎么去了一趟皇上那里就不让我碰了?为什么?”

德妃知他有了醋味儿,心头发软的时候便倒进了李千帆的怀里,抬手一拳一拳捶打在他的身上,红着眼睛道。

“我知道你在怪本宫,可本宫也是没有办法,难不成要两个一起去死吗?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亏待你,会厚葬你,碑上也会刻着你是我的夫君。”

“我知道,我知道了。”

李千帆眼底闪过一丝冷芒,语气却是越发的温柔,越是这种时候,他就越是要紧紧缠着德妃,将两个人心中的隔阂消散,毕竟要成事,他还得靠德妃不是。

然而。

德妃听到他的话,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将他推开,扬起鞭子朝着他劈了过去。

皇上悄无声息踏进内殿的时候,听到的便是鞭子啪啪打在人身上的声音,展开帘子,便看到德妃正在打一位小太监,那小太监站得直直的,由着她打,愣是一声都不吭。

打得久了,德妃便气喘吁吁跌进椅子里,李千帆见她出了气,上前两步伸出手正要抱她的时候,德妃一斜眼便发现了帘子后面那道明黄色,冷汗窜出她猛地跳起来一脚踢开李千帆,冷声道。

“不用你侍候,滚出去。”

李千帆是何等的警惕和聪明,一听就知道有问题,随即朝着德妃施了礼,捂着身上的伤佝偻着身子低着头迅速地退下,德妃冷眼看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怒骂。

“还以为她看账本多认真呢,合着就是针对本宫一个人查的,试问这宫里的人哪个是干净的,哪个又没有一点手段,不这样,谁能活下来?”

“这些年是本宫辛辛苦苦地在帮着她,她不感激也就罢了,竟还想要置本宫于死地,本宫哪一点对不住她了?”

说着德妃娘娘便捂着脸蛋哭泣了起来,满是泪水的无助模样,与先前毒打小太监,怒骂皇后的嚣张模样简直就是两个人。

皇上站在帘子后面看着她的动静,不由得觉得好笑,这才是女子的真性情,高兴就笑,不高兴就闹,她能在这宫里保持这种天性,倒也难得,一步一步踏进去的时候,德妃已经闻到了他身上的淡雅的龙涎香,可她依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听到脚步声声,她侧脸怒道。

“本宫不需要人侍候,都滚出去,滚得远远的。”

皇上伸出手搭在德妃的肩膀上,德妃倏地抬手一把拍开他的手,接着扬起手要打巴掌的时候突然间才发现是皇上来了,德妃并没有像别的妃嫔那样慌忙下跪,而是直接扑进了皇上的怀里哭了起来。

皇上对德妃方才甩开自己的动作很是满意,这说明德妃洁身自好,不喜人触碰,警惕性也很好,说明她平时很少与人单独相处,更说明她对自己是没有二心的。

“好啦。”

皇上拍了拍她的背,语气有些和暖。

“她到底是皇后,你是应该敬着她、让着她的。”

“臣妾心里明白,就是有些气不过而已。”

德妃擦了眼泪,扶着皇上落坐,随后才让人进来侍候,而隔壁另外辟出来的一间厢房里,李千帆褪了衣裳,一边看着镜子里的伤痕一边听着隔壁的动静,他冷着脸将药粉全都倒在自己的伤口上,刺痛随着伤口向四处蔓延,让他直蹙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须尽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连读网lia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