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网【lia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娇软通房》最新章节。

“奴婢这几日用膳没胃口,南云的娘特意去大厨房给奴婢寻了酸梅干,说是管些用!”

“奴婢嘴馋,回去时见着就吃了一片!”

桃叶神色自若地说道,她倒是没想到这酸味这般重,五少爷只略靠近了她的脸就能闻到。

“若是喜欢,让院子里的小厨房也备上一些就是!”

容玖随口道。

院子里的小厨房不走公中的份例,想要吃什么完全可以容玖自己做主。

“这酸梅干奴婢一人也吃不下多少,还是让人顺带去大厨房取一些吧!”

小厨房里的两个厨娘都是夫人那边送来的,且都是生养过孩子的妇人,桃叶怕她们会看出端倪。

“这事你自己做主就行!”

容玖也没太在意这事,现在院子里的大小事本就交在了桃叶手上。

……

第二日一大早,容玖就起身去了宫里当值。

桃叶头偏向里边,装着还未睡醒,并未起身伺候,直到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她才睁开了眼。

但刚在床上坐起,眼前就一黑,扶着床栏缓过这突如其来的眩晕,桃叶就感觉到腹中有些疼痛,下面似乎有些热意。

往下一看,亵裤上有几点红,解开系带往里看了一眼,她松了一口气,只是两三点红,腹中的孩子应该没事。

但腹中沉沉的疼痛根本让她一下子无法起身,桃叶忐忑又害怕地在雕花床栏上靠了一会儿,直到腹中的疼痛稍有缓解,这才慢慢起身,仔细看了眼床上,还好锦被和锦褥上都没有弄上血迹。

桃叶勉强穿好了衣裳,走到门外。

“姑娘!”

南云早就守在了门外,见桃叶气色不好,忙上前搀扶。

“姑娘放心,灵雨和清歌两个已经被我支去浣衣房取衣裳!”

这会儿院子里的小厮已经做完清扫的活计,廊下无人路过。

桃叶闻言身子稍稍放松,靠在了南云身上,她被方才的事吓着,腿有些软。

“南云,帮我叫你娘过来一下!”

进了西厢房,桃叶拉着南云的手道。

南云见桃叶脸上难得露出的急切恍然,忙往后边去,不一会儿邹氏就急急进了屋子。

“姑娘可是又不舒服了?”

邹氏看到桃叶惨白的脸色,吓了一跳。

“何妈妈,我今日下边……”

桃叶轻声把自己起身时的不适说了一下,而后急问了一句:“这要紧吗?”

何氏闻言脸上并不惊讶,而是担忧地叹了一口气:“听说姑娘刚生过一场病,素日这身子又不康健,这孩子自然怀得辛苦,如今出现下红,怕是腹中的孩子不安稳!”

“姑娘若是想保下这个孩子,还是要让大夫过来看看,吃几副安胎药,不然……”

何氏的声音越来越小,这么好的孩子,着实太可怜了些,但如今这事尚要瞒着旁人,哪里就能光明正大地用上安胎药。

“若是不用安胎药,姑娘也要切记不可操劳,劳神劳心也是不行的,这样兴许会好些!”

何氏见桃叶垂着眉眼,将手放在自己腹部上,心内暗叹这世上有几个娘能舍得不要自己孩子,何况桃叶姑娘又是个心地极善良柔软的。

“姑娘,要不和五少爷说您身子不舒服,田府医嘱咐要服汤药,奴婢偷偷地给您熬安胎药!”

南云想了一个法子。

桃叶却是摇了摇头,这谎话太容易被戳穿,五少爷只要叫来田府医一问就能知道真相,到时她是一点退路都没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连读网】地址:lian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