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这时,鲁国公肖炳诚等十名来自帝都之人,在张超凡住处山顶小院的凉亭中,将信仰之力修炼功法信仰大法修炼熟练之后,张超凡便对他们说道:“鲁国公,你们可以返回南围帝都复命了。从此以后,南郡王肖德贵也不会再提被禁制这回事,你们可以用‘已经帮助解除南郡王肖德贵体内禁制’的说词,回复皇命。这样,尔等可还满意?”

鲁国公肖炳诚十人听了,齐齐点头称是,称赞张超凡想得周到。之后,张超凡要他们前往郡王府找南郡王肖德贵,再仔细商量一些细节,统一口径。鲁国公肖炳诚十人告辞而去,待到十人走后,张超凡三人,回到小院厅堂之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几日之后,各势力选派来参加培训的人员都到齐了。南郡王肖德贵派人前来向张超凡三人禀报,张超凡三人随即来到郡王府大殿前广场。广场之中,满眼都是临时居住的帐篷,这让张超凡很不满意。

张超凡和林小芸与白琪琳两女快速进入到大殿中,南郡王肖德贵见到张超凡三人进来,赶忙起身来迎,张超凡以手势加以制止。三人坐定后,张超凡问道:“肖郡王,郡王府内没有居住的地方吗?你们郡王府弟子都没有固定住处吗?”肖德贵小心翼翼地答道:“张公子,我们郡王府弟子当然是有固定住处的,他们一般都是居住在军营中。只是我不知道张公子想要怎样安排这些来自各势力人员,不好擅自做主,所以,小王让他们临时居住在帐篷中。”

张超凡听后,说道:“既然郡王府弟子,大都安排在军营中,我想不如肖郡王腾出一座军营,将他们这些人也安置到军营,这样生活和训练都方便不少。”南郡王肖德贵点头答应,吩咐二总管王有福拿着他的令牌,领着人手去准备一座合适的军营,以便安排住在帐篷内的这些人。

两个时辰之后,王有福返回,向南郡王肖德贵禀报,需要的军营已准备妥当,位于南郡王城西北面,离郡王城约二百里左右。

随后,张超凡命二总管王有福派人将参加培训修炼的人员引至军营,而他则与肖德贵、王有福两人先去军营中查看。王有福介绍了军营的具体位置后,张超凡使用空间大道神通,将几人一同传送到军营附近,再由王有福领着他们步行着前往军营。

这座军营建在一处幽静的山谷内,谷口处有郡王府的弟子守卫,显得戒备森严。山谷很大,四面环山,只有一个进出口。进入山谷后,有一条宽广的大马路直通谷底,谷底石壁前是一座宽阔的演武场。演武场旁边的树林中,有一座原木建造的,可容纳上千人大殿,是军营的集会大殿。大殿附近的树林中,散落着一座座可容纳十数人居住的院落,这些院落虽然简单,但是却十分简朴实用,还不失温馨。

张超凡站在军营的高处,俯瞰着这座军营,心中充满了豪情壮志。他知道,这座军营将会是一处十分更想的培训之地,他将会在这里训练出一支训练有素队伍,为平息魔患,保持大陆人类繁荣和安宁做出贡献。

在了解了军营的基本情况后,张超凡认为这座军营给二百人居住生活十分合适,且显得相当宽敞。由于人数不多,一个院落可以少住一些人,不必一定要住满十人。而那些好苗子可以单独或两人居住一个小院落,这样可以更好地发挥他们的潜力,方便他们培训和修炼。

一个时辰之后,所有参加培训的人员都到达山谷军营,张超凡让他们在集会大殿内集中。张超凡向人群中扫视了几眼,发现有不少来培训的人员都是参加过南榜比赛的,看来能够被自家势力派遣参加南榜比赛的,一般都是势力内同辈中佼佼者了。

张超凡还在人群中见到了几位熟人,如南郡王府的高天选、仙剑门的钟岳琦、天元宗的肖伟德等人都在其中,南郡王府战队队长鲁刚也来了。参加过南榜比赛的修士,见到张超凡、林小芸和白琪琳三人,都是心中一惊,咦,这不是南榜比赛取得前两名的张超凡和林小芸么?他们不是凌云宗的吗?他们也要一起接受培训吗?只有高天选和鲁刚两人,身为郡王府弟子,多少知道一些情况,才不像其他人一样,感到惊奇。

同张超凡有过几次接触的仙剑门钟岳琦,自持自己也是南榜赛的第四名,主动上前同张超凡打招呼。见到钟岳琦老熟人,张超凡也没有端架子,而是在钟岳琦同他打招呼时,很随和地回应道:“哦,是钟道友啊!我就知道你会被派来,果不其然,你就来了。”钟岳琦问道:“这次培训不是我们南郡王城的势力组织的吗?而你们是凌云宗的,怎么也来了呢?”张超凡没有直接向他说明,而只是简单说了句:“过会你自己自然就会明白的。”

张超凡带着两女,来到前面主席台上,二总管王有福双手拍掌,口中高声喊道:“大家请安静,大家请安静。”台下二百号人立即安静下来,二总管王有福接着说道:“首先,本人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郡王府二总管王有福,是来协助培训事宜的。在我身边的这位三位,是我们郡王府三位太上府主张府主、林府主和白府主,这次培训就是由他们三位具体实施。至于肖郡王殿下,我想大家都认识,我就不多介绍了。”

二总管王有福的一番话,让在场众人陷入了沉思。这三位看起来与他们年龄相仿,甚至还要年轻不少,又是出身于凌云宗,却成为了南郡王府太上府主,并且负责此次的培训。这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尤其是南郡王府的鲁刚与高天选、仙剑门的钟岳琦、天元宗的肖伟德等人,更是难以置信,一时都疑惑不解。大家不禁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集会大殿内的秩序也变得有些混乱。

王有福担心张超凡、林小芸和白琪琳会怪罪自己,于是连忙大声喊道:“安静,请安静,大家不要吵闹。”想要大家立即安静下来,免得受到来自张超凡三人的责骂。

然而,二总管王有福所做的一切,并没有让白琪琳满意。她眉头一皱,轻哼一声,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其身上猛然席卷而出。那些正在交头接耳议论的修士们毫无防备,受到冲击,纷纷被压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直到这时,大家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即便如此,白琪琳还是余怒未消。她那美丽的小脸上写满了怒意,身影在明灭变幻之间,快速地穿梭在刚才那些议论得很起劲的修士们中间。她的手掌高高扬起,带着一股风声,快速地扇在了那些修士们的脸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连读网【lia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超凡修仙大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