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网【lia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一口糖》最新章节。

盐加糖(16)

乍一听到小朋友那句响亮的“小叔公”,顾千俞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毕竟人在忙得头昏脑涨之际,是很容易出现幻听的。

她猛然回头,几乎只是抬眸的一瞬,视线范围内毫无征兆地闯入一辆嚣张的库里南,昏黄路灯斑驳洒在车身上,莹莹发亮。

王家馄饨店最不缺的就是豪车,别说大奔宝马,就是豪横的劳斯莱斯和法拉利顾千俞都见过。

不过她这辈子也就和这一辆库里南打过交道,除了章秋白,不会有别人。

章秋白怎么来了?

他来干什么?

总不至于是来吃馄饨的吧?

一时间诸多疑问在脑子里盘旋,她寻不到答案。

男人坐在车里,也不着急下车。隔着一段距离,夜里光线又昏暗,顾千俞看不到车里的人。

不过王思乐小朋友奶声奶气的声音她倒是听得很真切。

“姑姑,你快点过来,小叔公来了!”

小家伙生怕顾千俞没听到,又热情地复述了一遍。

他的嗓音里流露出浓浓的兴奋感,手舞足蹈。

这孩子早慧,人小鬼大,也不粘人,碰到相熟的长辈顶多平淡地打声招呼。倒是极少见到他对哪个大人这么热情。

顾千俞都要对章秋白另眼相待了。乐乐就见了他一面,小家伙就被他拿下了。难道这就是霸总的魅力,老少通吃?

她很无奈,很想装没听到,然后跑上楼躲起来。说实话,她一点都不想和章秋白打交道。只要一见到他,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两年前的那段露水情缘。

鉴于他和章继的关系,那段露水情缘就是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雷。虽然她绝口不提,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他似乎早已将她忘记了。可她还是很怕面对他,怕和他接触多了,他就会想起她的身份。

异国他乡,和一个陌生男人春宵一度。这本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男欢女爱,你情我愿的事情,谁都没法指摘她。尴尬就尴尬在他是章继的小叔。

而且他前脚刚走,她后脚就把他微信给删掉了。这多少有点像是渣女行径。

墨菲定律告诉我们,怕什么来什么。她越怕见章秋白,这人就越是要出现在她面前。且越来越频繁,拦都拦不住。

眼下这种局面,顾千俞当然不可能擅自走掉。

她站在原地僵持数秒,顶着乐乐兴奋的眼神,不情不愿地走到车旁,隔着车窗喊人:“小叔,您怎么来了?”

看看,又是这样恭敬的姿态,讨巧的笑容!

可惜眉宇间却不经意流露出一丝烦躁和无奈。

很显然,她并不想见到他。

章秋白本不想来见她,鬼使神差来到枝白路,车子停在馄饨店外,他打算待一会儿就走。没想到被乐乐发现了。这孩子的眼神不知道多好使。

他现在马上就走也说得过去。然而当他捕捉到女孩眉宇间的这丝烦躁和无奈时,他突然就不想走了。

人哪能事事如意,他偏不顺她意。

她不想见他,他还非得在她面前杵着。

他就和她杠上了。

男人推开车门下车,双肩淌满灯火,脚上皮鞋锃亮。

他的语气无比熟稔自然,“肚子饿了,过来吃份馄饨。”

顾千俞:“……”

眼瞅着她又要皱眉,他戏谑道:“怎么,连碗馄饨都不招待了?”

顾千俞:“……”

顾千俞很肯定这家伙就是故意的。

他哪里是来吃馄饨的,他分明就是来找茬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