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性格风风火火的,抱了一下松开,又把宋小竹拉了过来:“我们在台上都吓得要死,还是小竹说你肯定会想办法帮忙的。”

江瑜的目光看向了宋小竹,后者脸蛋红扑扑的,额头还能看到汗珠,有些夸张的舞台妆在那张还带着几分婴儿肥的小圆脸上,越发衬得人可爱。

她抿了抿唇,轻轻笑了笑。

“小竹,谢谢你。”

明明只是认识不久的朋友,却这样信任自己,江瑜心里无比熨帖。

宋小竹这下脸蛋红得像是火烧似的,连忙摆手:“谢我做什么呀,要不是你救场,我们肯定没办法表演了。”

说起这个,众人都有些心有余悸,追问起江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江瑜把前因后果简单说了,秦晴的怒火蹭蹭蹭地冒了起来:“我们还没找她麻烦呢,怎么她还跳起来了!”

秦晴脾气火爆,却并不鲁莽,更看不起那些下三滥的手段,不止她,在齐老师的影响下,一班的学生们个个都把三观立得很正。

用齐老师的话说,学生之间哪有不起摩擦的,但是阳谋可以,阴谋就是心虚——你要不怕输,做什么背后使绊子呢?

地图炮是不好的,哪怕之前七班就已经在篮球赛上惹怒了一班,但这些老实孩子也没想做什么事情报复回去。

可是现在,林美玲的做法显然让人感到恶心。

……

被唾弃的林美玲本人却丝毫没有感到快乐。

准确地说,从江瑜上台开始,一切就往她完全想象不到的方向发展了下去。

江瑜弹的内容,她是一个音符都没听进去,满脑子嗡嗡的只有那一句——她怎么敢?

还围在林美玲身边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谁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继续逗留下去,纷纷散了。

林美玲下场的时候他们吹捧得有多厉害,现在回旋镖打在脸上就有多疼。

同一首曲子,是个正常人长了耳朵都知道谁的更好听,这让他们还怎么自欺欺人地夸下去?

甚至还产生了一种错觉。

之前每年听的汇演难道都是假的?怎么从来没意识到林美玲的钢琴水平这么一般呢?

拍马屁的作鸟兽散,身边空空荡荡留出来一大截,林美玲要窒息了。

这些都是她希望施加到江瑜身上的东西,如今却变成了自己来承受,这让她怎么能接受!

如果还有一点理智,林美玲要做的事情是转头就走,随着时间流逝大家总会忘记这些小事,就像彭跃那样——毕竟一次小小的汇演,还不如彭跃当时做的事情离谱。

但林美玲这个人的性格就是如此,落井下石的时候不在意会不会暴露自己的恶意,吃到苦头时马上就要找人发泄。

一班的几个女孩正围着江瑜一起叽叽喳喳地聊天,冷不防地就听见一声冷笑:“哗众取宠!一次汇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呢!”

快乐的闲聊时间被迫中止,众人抬起眼来,说这话的不是林美玲又是谁。

“啧……”秦晴的脾气都要暴走了,齐老师教她要文明,但是对方这种阴阳怪气,真是让人越听越不舒服。

而且她也搞不懂,为什么林美玲非得盯着江瑜不放呢?

这两人能有什么仇,江瑜显然不认识对方。

要说是因为钢琴,可在江瑜转学来之前,上一届有一个学姐也会弹钢琴,也不见林美玲当时这么针对别人啊?

还是说就是瞅准了他们一班脾气好,就要欺负?

顾不上自己还穿着闪闪发光的演出服,秦晴撩起袖子就要上去和林美玲说道说道,却被人拉住了。

拉住她的竟然是宋小竹。

平时总是文文静静又容易害羞的小圆脸沉下了脸色:“道歉。”

“道什么歉?”林美玲尖声道,“我又没说错!”

宋小竹很坚持:“道歉!”

林美玲骂了一句“神经”就要走,宋小竹直接拦在了她面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还是那句“道歉”。

宋小竹的眼睛很黑,黑黢黢的一双大眼睛盯着她看,让林美玲背后起了冷汗。

这边闹腾,后台的其他人也看了过来,林美玲深感丢人,胡乱地说了一句“抱歉”就要走。

一向温柔的宋小竹今天却像换了个人,直接拽住了她的手臂:“你不是诚心在道歉。”

“我——”

林美玲一个字刚吐出口,宋小竹打断她继续说了下去:“你要向谁道歉?是江瑜,是我们一班每一个表演的同学!”

“你没有诚意,因为你不觉得自己错了,即使被拆穿你用了歪门邪道,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只是后悔没有成功把我们按下去。”

“你不尊重江瑜,不尊重我们,也不尊重今天这个舞台——你最不尊重的就是钢琴,在你眼里它只是你出名的工具。

“你爱慕虚荣,自私自利,气量狭小,你比不上江瑜,只配当个失败者!”

一班的女同学们惊呆了。

赶去给她们买水带毛巾,刚刚才赶回后台的严衡等人惊呆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连读网【lia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月色奏鸣曲[校园]》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