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连读网lia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什么?”

离鸢迟疑地转过头。

常胜一叹:“果然……你并不知道,这可是整个轩辕军都心知肚明的事实呀!族长他从以前到现在,每每受伤都只会一个人待着,不让人照看,也不许人靠近,除非重伤昏迷,否则即便是睡时他也会全身戒备,像头孤狼一样独自舔伤。”

“可,可是……”

离鸢张着嘴,想说:开什么玩笑,以前那么多年,他受了伤不都是……

常胜却先她一步堵住了没有说完的话:“只有你例外,宝儿,只有你是例外……这么多年,真正见过族长伤口,并能在他受伤时还能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你,现在你能明白应羽的激动了么?”

离鸢的瞳孔蓦地放大,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他们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一个个都是铁了心要把他刷成一个痴情难改的形象么?

可转念一想……

自己从前在北海,似乎还真的在某本野史中读到过类似的内容,说是上古的那些英雄们都或多或少有着一些怪癖,而东皇帝君那一页,只有极为敷衍了事的一句话:从不在任何人前展露伤口。

所以……这竟是真的?

而且那家伙还莫名其妙的把这怪癖带下了界!?

然后……

没有然后!

离鸢,你清醒一点!

那个人是东皇帝君,是那个高高在上、可为天下葬心的东皇帝君!

少典只是因为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也只是帝君的一世,转瞬即逝的一世,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应羽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族长他……是真的情况不好,外伤什么的还好说,主要是那些内伤旧疾,柃木说已经伤及心肺,族长又一直不让他看……”

离鸢慢慢的低下眼睑,再不让那双眸子透露出任何的心思,“……那为什么不去找我?不是一直都知道我在哪儿么?”

常胜深深看了离鸢一眼。

“因为族长不让,说是在你自己愿意回来之前,不许我们任何人骚扰你。”

离鸢深吸一口气,这一刻竟无话可说。

于是常胜继续道:“宝儿,你是知道族长的,从小到大,他从不曾勉强过你任何事,这次也是一样。所以应羽再着急,也只能近一两年才能调动斥候军,隐晦地给你透露些许族长的消息,这还是族长放了水的……可能连他自己都知道,五年,已经是他身体的极限了。”

离鸢慢慢的闭上眼睛,这一刻,连她自己都感受不到自己的情绪了……

五年了,她生生在自己的心上磨了一层厚厚的茧,以为再不会惧怕任何和他有关的事情,却不想现实偏要这样一条条地将它撕开,不遗余力地去嘲笑她所做的一切。

好!她承认!

她承认自己是动心了,对那个青梅竹马,给了她这一世最大宽容的那个男孩动心了,可那又怎样,也不过只是……一时心动而已啊。

未来那么长,这样的一时心动,改变不了任何事!

她不过是想护着自己,不让这转瞬即逝的一世和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怦然心动影响到未来无尽的岁月……

怎么就不行呢?

他怎么能这样!?

明知道她心心念念的是他,是他轩辕少典,而不是天上那个曾经与天地共生的东皇帝君……怎么就偏偏要拿少典这短暂的一生来撕扯她呢?

太……过分了!

离鸢冲进少典军帐的时候,他正背对着她,坐在床上给自己换药。

察觉有人闯入,他会本能的掩伤、防卫,却在看见是她之后,眉宇间多了几丝了然,几份放松……

这些细节她以前真的从未注意过。

可此刻看到了,她也并不觉得高兴!!!

久别重逢,没有相顾无言的遥遥相对——因为离鸢压根不与他对视,只是想也不想就走到他的身前,接过他手上的一切,掀开他的衣领,看着那条已经沾满鲜血的绷带……

少典任她为之,眼巴巴盯着眼前这张足足五年没有见到的脸,久久没有回神。

两个人的一切都太自然了,自然的仿佛从前每一次他打仗回来时一样,仿佛……两人并没有分开这五年一样。

离鸢一点点地解开绷带,看着眼前这白皙的胸膛上平白增添的那一道道错综复杂的新伤疤,下意识地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又将它吐露出来,可心中的郁结却是更甚!

“你这几年挺忙的啊。”

突如其来地一句让少典瞬间回神,有些拿捏不住她的用意:“……还好吧,也不是太忙。”

离鸢却恼得很:“不忙你能身上多了这么多道疤!?一个个鲜活伶俐地,觉得好看是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