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攸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连读网lia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叶家姑父总是在那埋头接业务,不停电焊这个那个,喊他一声时,他也会点头微笑,就是对什么都不太上心,老实巴交得只会埋头干活。

所以屋里发生什么,对他而言似乎都没什么大关系,不善言辞,不善交际。

每日简单的路线规划,社交范围就这个村。

简单的头脑计算,便是完成多少活,能交给自己老婆多少钱,其余家里的一切都是叶家姑姑在操心。

正如叶声笙所说,腿上确实是擦破点皮的伤口,但恰巧是在膝盖的位置,弯曲时,难免有些微疼的难受。

叶家二老在方桌那头等着二人一同午饭,便没去插手,只是偶尔夫妻之间眼神交汇,心知肚明。

饭菜热了热,叶姑姑悄然端上桌,在那头轻声夸赞:“上药挺细致昂?”

叶父笑:“人家小顾本来就是医生。”

昨天还提起让叶声笙找自己的幸福,今天就出现在眼前了,叶姑姑眼睛笑得弯弯直叫好:“医生啊……医生好呀!”

叶声笙忽然觉得脚底心痒,不知为什么,看顾倾淮穿着那一身叶父的白色老头衫和长裤……怪怪的。

抬眼那瞬间,两人四目相接。

虽然之前戴着墨镜给他擦身,叶声笙也知道他的身材有多好,可光天化日的……这么近距离上药,总觉得他跟没穿似地。

麦色的肌肤上,顾倾淮肌肉的纹理一目了然,叶声笙眨了眨眼避开了视线。

不是她自己瞎想,是他的言行举止真的让她不得不多想。

紧攥着自己的手心,有些紧张过度,希望自己的指甲能掐疼掌心提醒她自己,只不过是上个药而已……

“你不再穿件衣服吗?”她小声嘀咕。

显然,顾倾淮听到了。

唇角压了压,顾倾淮继续上完药。

将医药箱合上,又欲言又止,她是不知背着人下山有多累?

更何况……

顾倾淮挺直了腰身,见她此时的脸上干净了,发丝也已被吹干,随意挽起在脑后。上药时,他时不时能闻到她发丝上飘来的栀子花香味的洗发水。

换了一身有些许禅意的白色改良长袍汉服,像一个不染尘埃、坠落人间的仙子。

叶声笙眼神略带探视的望着他,双颊略红,嘴唇看起来有些干。

起身,顾倾淮鲜有的打趣说道:“负重怎么也有一百多斤,我刚背着一只泡过水的泥猴下山,确实热。”

言下之意,叶声笙蹙了秀眉。

说她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