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我为人世定鬼门》转载请注明来源:连读网lianduxs.com

听到孔方的话,本来已经拿起酒杯的邢捕头又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开口说道,“你们这些城里的花花公子,个个没安好心。但是我警告你,你祸害别的姑娘就算了,绝不许打月丫头的主意。”

邢捕头突然间的变脸有些超出孔方的预料。孔方自四处游学以来,见过的人相当之多。但所遇绝大多数人包括女人对于女子都是相当的轻视。不论是什么女子,不管对方的才学、人品甚至是勇武,谈着谈着,总会扯到床第之间,有时连母仪天下的皇后都难以幸免。

孔方见到邢捕头的样子,也是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非常认真地说道,“在下和那些把女人看成是繁衍的工具、炫耀的筹码的书生不一样。在下曾经到过一些兵卒的家里,在那里,女人也可以成为家中的顶梁柱,她们拿着微薄的补贴扶老携幼,将一家的生计维持下去。”

孔方的话引起了邢捕头的共鸣。曾经,他也是有过参军报国的理想,只是一些意外发生,他最终留在县里当了捕头。

沉默许久之后,邢捕头开口问道,“你孤身一人,找月丫头有什么事吗?她可是给**化妆的。”

“在下游学四方,除了行**路,见证风物奇观,收集奇闻轶事。也见千样人,为他们著书立传。在州城的时候,在下就听说了陆明月的名声,此番前来,主要目的就是见一见她,希望能为《列女传》增添新章。”孔方解释道。

听到这样的回答,邢捕头从心里为陆明月高兴。著书立传,那可是留名青史、流传万世的机会啊。这样的机会,他们县或许就县令有,但顶多也就是县志中的几行字,只有做出极大的功绩,才有单独立传的可能。就他们那个县令,想都不要想。

稍微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邢捕头说道,“一会我要回县衙点卯,到时你跟我一起走,我给你指明道路。”

很快,两人酒足饭饱,邢捕头在回去点卯的时候给孔方指明了道路,孔方也不停留,直接就向兄妹两人生活的义庄走去。同样的一段路,李二明和邢捕头走了近一个时辰,而孔方半个时辰就走完了。

来到义庄门前,孔方停留观察起来。和李二明不同,见多识广的他从一个义庄就能看出这个‘陆氏’的不少底细。义庄的规模,大小,里面设施的完善程度,以及里面人的生活状态,都能客观的反应出一些问题。

观察半晌之后,孔方整理了一下衣冠,站在义庄的牌坊前,深吸一口气,中气十足地喊道,“游学之人孔方,今日慕名前来拜会,还请庄中之人现身一见。”等候稍许,见里面没人回应,孔方又喊了一次,这一次声音更大。

又过了一会,孔方见里面还是没人,清了清嗓子,准备用更大的声音再喊一次。

这时,在院中工作的陆明心终于是放下手中的活计走了出来。在看到站在牌坊前的孔方时,陆明心满脑子都是问号。虽然来这里的外人不多,但经年累月下来他也见过不少,站在牌坊之外开喊的,陆明心真是第一次见到。

在看清来人之后,陆明心心思电转,终于想起来。一些腐儒是有这么个规矩,到一些‘门’前,若是没用门房的话,确实需要通过喊话引起内部之人注意,而不是直接进入。但是想到自己因为对方无聊的礼数而出来迎接,他还是似笑非笑地问道,“你们家**了?”

孔方听到陆明心的话,直觉上感觉对方是在骂他。但是仔细一想,对方似乎是做寿材生意的,这么问好像也没问题。孔方只得在心里安慰自己,对方的语气一向如此。随即恭敬地答道,“在下孔方,家中并无亲人离世,只是途径贵县,听闻有奇人在此,故而前来拜会。”

陆明心见对方依旧恭敬有礼,而且说是拜会奇人,心里把对方口中的奇人当成了自己,先前的一点不愉快一扫而空,高兴地说道,“既然如此,那请随我到住处喝杯茶吧。”

“自是恭敬不如从命。”孔方说道,随即走过牌坊来到陆明心身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尘世一浮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连读网lia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