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莲噬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连读网lia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路太颠簸,加上汽车声音不小,对方不敢开太快。

王书宁骑着自行车远远跟在后面,后背全是汗,呼吸声下意识地减弱,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不敢眨眼,生怕跟丢。

天黑看不太清,四周环境十分陌生。

前面的车减速,她立刻把脚放下停住,往旁边躲。

汽车左转进去,王书宁小跑到门口,这不是72号弄堂之前那个岗亭吗?

他们把买来的古董藏在里面?

此时汽车已经没了踪影,王书宁悄悄走进去开始找,最后在一个仓库门口看到了那辆车。

他们正在往里面搬东西。

等他们搬完离开后,王书宁这才走过去,门上有锁。

绕过正门,仓库背后有窗户。

透过窗户往里看,一片黑,看不到东西,可以确定的是里面没人。

没过多久,那辆车又回来了,他们还在搬东西,肯定又跑了一趟废品站。

见迟迟没人出来,王书宁躲在窗户下面,露出眼睛,见到人正背朝着门口拿着本子和笔在记录什么。

王书宁沉口气,把头发解开披在脸前面,慢慢接近大门,一个快闪跳进去,半秒间消失在原地。

“啊。”一个灯塔国人大叫起来。

“你那么大声干嘛。”同伴沙哑着嗓子连忙捂住他的嘴,“别喊。”

手渐渐松开口,对方胸口被吓到起伏,“我刚刚好像看到华国人口中所说的鬼魂了。”

“瞎说什么,主会保佑我们的,登记好赶紧走,过两天用车厢运到深广去,船已经搞定了。”

男人揉眼睛,默念道:“我太困看花眼了?”

两人离开时将门锁上,等周围安静下来后,王书宁闪身从空间里出来。

偌大的仓库里整齐摆放着很多大箱子,走过去,箱子到王书宁肚子高。

打开其中一个,里面全是小箱子。

再打开,是精美的瓷器,还有防撞的稻草。

王书宁心跳加快,很激动,这里肯定不止那个废品站里的东西,还有他们从其他地方买过来的。

右手用力一挥,仓库里所有的东西全部消失在原地,移进了空间。

接着她拔开窗户的插销跳出去。

刚跑到门口,那辆车又回来了,后面还跟着好几辆自行车和两辆摩托车。

几十个手电筒的光把前路照亮,王书宁心中惊怕,快速蹲下,怎么会有这么多警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