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顾言?”

听到这名字,江纯一立马想起昨日他光明正大地无视自己那惊鸿一瞥,兴致立刻减了一半。

“好端端的,你带个他干嘛?”

要知道,魏宗成为了让姓肖的答应这次与自己同行,也算是说足了好话,最后对方终于点头。

可此时某人却俨然是另外一副面孔,“我这不是听说之前那里闹过几次事故,出过人命,虽说这哥们性格是没有我这般招人待见,好在脑子还算灵光,所以在我一声命令之下……”

“行了,知道了。”江纯一没空听他在这里糊驺,交代他先帮老江收拾行李后,自己则最快的速度办理好出院手续,甚至没等到白方礼从手术室出来告别,便和父亲离开了。

关于之前入室伤人的事情,在魏宗成严密的排查之后依旧无所获。

肖顾言也从江大庆用木板袭击对方后,被对方出手折断的痕迹判断对方下手的分寸和方向掌握得当,使人迅速昏迷却无丝毫生命危险。

目前能掌握得很细很少,魏宗成除了暂时加强排查巡防之后,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方法。

江纯一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在这时候离开,老江先一步提出自己要回老家祭祀祖坟,第二天一大早她提着一个小型的行李箱,准时出现在警局门口。

肖顾言对于她的临时加入并无什么特别反应,只是看向对方时微微一愣,“你也去?”

而后不等回答又移开目光,淡淡加了句,“路上跟紧点,少惹麻烦。”

江纯一心里不服气冷哼一声,对着某人的后背翻白眼。

雾灵山位于上海与绍兴的临界地带,远看群山宏伟秀丽、依山傍水,走近到山下的小镇,发现这里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破残不堪。

镇上的人的穿着打扮比较淳朴,没有上海大都市的花团锦簇,有种与世隔绝的纯粹。

他们几个提前到了两天,魏宗成转了转眼珠子,“咱们一会找个宾馆稍作休息,晚些时候提前去后面溜达一圈,提前去瞧瞧情况。”

可这里不比上海到处都是豪华酒店西式餐馆,小镇上唯有的一家宾馆也因多年的经济萧条而倒闭。

走了几条街终于找到一家规模看着还不错的旅店,一楼摆着稀稀落落的摆着几张桌子,菜单上只提供一些家常小菜,二楼三楼可提供住宿。

江纯一早已饿得两眼昏花,三人入座后匆匆点了几样本店的特色菜。

旁边桌上几个老板行头的中年男子,接连不断的高声攀谈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我说你们几个就别凑热闹了,我对于这次的开采权可是势在必得的。”

“我们都知道你苏老板财大气粗,不过你就这么确定这山里面有宝藏?就怕到时候挖到别的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得不偿失喽。”一个身材矮小体形消瘦的男子语气不屑地开口。

“杨民生,你这话什么意思?”这位苏老板立马脸色大变,拍着桌角眼睛瞪得滚圆。

一旁的人立马纷纷相劝,杨民生也抿起嘴一脸假笑,“苏老板我开个玩笑而已,别动气啊。”

魏宗成又细听了另外几桌的谈话,也不在乎就是开采,宝藏之类的话题,他一脸怀疑地把店小二叫到身边,“这些人都是来寻宝的?”

“可不是吗?我们这小店好多年没这么热闹过了?每个人都嚷嚷着后山有宝藏,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江纯一夹了一口凉拌黄瓜放进嘴里调侃道:“这就是你花大价钱买来的消息,我怎么感觉这消息好像满大街人都知道。”

魏宗成听后满是惆怅,他用手肘碰了碰旁边的肖顾言,“你说,现在到底是什么个情况现在?”

肖顾言侧目看着他,“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有人故意放出来消息,为了增加客源抬高市价。”

“那另一种可能呢?”魏宗成迫切地追问,却听到江纯一有气无力地补一句,“另一种就是,这个消息原本就是对外公开的,你被人骗了。”

饭后一行三人想着提前进山考察一番,不料后山入口早已被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看守。

那些人为了躲避头顶的太阳,分成两队瘫坐在一旁歪脖子树下,瞧着有人靠近,远远便挥着手上的警棍吆喝着,“走走走!这里禁止上山,都别添乱赶紧离开。”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江纯一发挥自己特长,一会就把消息打听的门清。

原来自从在上次坍塌后出现原石开始,就有源源不断的村民自行上山采挖。

换成几年前镇里完全有能力立刻自行开采,可如今他们不仅缺少资金设备,更缺少劳动力,多年的荒废让镇上以往靠矿山吃饭的年轻人不得不外出寻求新的生计,留下老弱妇孺在家翘首以盼。

那些冒险上山的村民没有专业的技术和设备,镇长萧正易为了减少伤亡要求立刻封山,没想到县里的警局也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立刻调来一支小分队过来支援。

外界相关的行业嗅到此处有利可图,纷纷从各自涌入这个消沉已久的小镇,打算来个官商合作,协力重新开发致富。

江纯一又问了镇上最大的集市,要了解当地的民土风情,逛街凑热闹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连读网【lia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我的探长大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