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轮红日刚从天际露出一缕圆弧,薄薄的水雾如同纱帐,将霞光散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

温棠和林筱纱几人结伴来片场的路上,就听他们在说今天早上杨导开除了几个配角男演员,一问名字,才发现就是昨晚赵承泽几人。

“赵承泽那个人演技不怎么好,就像个混混似的,要不是气质正好贴合角色,杨导估计不会用他。”林筱纱道,“这次被开除听说是因为他们卖物料给代拍被江渟川助理发现了,杨导平时最看不惯那些想方设法泄露物料的代拍,这次直接就把那几个人赶出剧组了。”

“江渟川助理举报的,江渟川肯定也知道吧,没想到他竟然会抵制代拍,我还以为他巴不得代拍拍他的绯闻上热搜赚热度呢。”有人说道。

温棠本来不想多说,闻言开口:“江渟川不缺这点热度。”

林筱纱赞同地点头:“确实。”

既然那些人被开除了,温棠也就懒得多管,安心拍戏就好。

江渟川回来了,之前他落下的那些进度需要赶上,导演将每天的拍摄量增加了不少,而他的戏份又和温棠重合度高,温棠不得已比平日早起一个多小时,匆忙赶去剧组。

拍完一场戏,温棠在化妆间换下一场的戏服时,外面忽然有人喊她过去,说是导演找她。

温棠闻言将自己的包放在化妆间麻烦别人帮忙看一下,连忙起身出来。

见来人是导演助理小陈,好奇地问:“陈哥,导演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陈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我刚刚在外面帮道哥他们忙呢,导演忽然喊我来叫你过去。”

温棠眉心微蹙。

想到导演平时也会喊她过去给她讲戏,便又放下心来。

进了摄影棚,发现里面多了一个没见过的男人,身形高大还留着络腮胡,看着像是北方大汉,穿着黑色西装,尽管手里还提着公文包,但是看外表更像站在导演旁边的保镖。

见她进来,杨摩朝她招手:“小棠啊,这是钱金裘,星越经纪公司的经纪人,他想找你聊聊。”

星越经纪公司是现在国内三大经纪公司之一,前些年培养出来过不少当红明星,不过近几年好像有些走下坡的趋势。

闻言,温棠明白对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她也不是没想到会有经纪公司找她签约,但没想到这么快,她还以为至少得等这部电影播出后呢。

即便冷静如温棠,此时心里也有几分激动,能跟经纪公司签约,以后也能接到更多戏吧。

“钱经纪好。”温棠礼貌道。

钱金裘一直也在观察温棠,娱乐圈外貌出众的人一抓一大把,但见到温棠时,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艳。

外貌自不必说,五官精致,肌肤雪白,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身上的气质,清冽干净,朝气蓬勃,灵气满满。

他总算明白杨摩为什么会找一个大学生来担任自己电影女主了,实在是,这么有灵气的孩子,现在娱乐圈真的很少能出一个了。

想到自己公司那些艺人,钱金裘愈发想叹气。

今天这个资本塞进来一个,明天那个资本塞进来一个,都是开口就想演女主角,小成本网剧还不要,指名就是某大制作,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抛下这些烦心事,钱金裘对温棠露出一个温和的笑,但由于他的长相太过粗犷,这个笑看着有些像是拿着糖骗小孩子的怪叔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