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嫁帝王》转载请注明来源:连读网lianduxs.com

桑宁瞳仁一缩,指尖用力抠住掌心,尖锐疼痛让她神智无比清醒,没有露出马脚。

“匈奴狡诈,经常扮作汉人潜行各地,陇西也曾经出过这种情况,多亏了殿下领兵御敌,才没酿出大祸。”桑宁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

樊留光将信将疑的打量着桑宁,“是吗?”

“樊姑娘若不相信,可以去找殿下求证。”桑宁直接把难题抛给谢三,她料定了樊留光不敢去质问青年。

樊留光下意识看向立于正前,神采英拔的男子,凤眸划过丝丝不甘。

“樊姑娘,我有些累了,能否去凉亭中歇歇脚?”习武之人向来耳聪目明,桑宁知道,自己和樊留光的交谈根本瞒不过谢三,与其让这人看笑话,还不如远远避开。

樊留光不由嗤笑,炙手可热的三皇子让她引路,是旁人求也求不来的好事,桑二她从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女人。

“去吧。”樊留光摆摆手,示意桑宁离开。

眼见谢三没有出言阻止,桑宁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到实处,她拉着桑怡的手,快步走到空无一人的凉亭。

桑怡盯着那张唇红齿白的脸,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桑宁明白姐姐在担心自己,但她有苦衷,实在无法据实以告。

她总不能说自己在边关嫁的男人,不是名不见经传的都头,而是尊崇煊赫的三皇子。

“姐姐,我的确见过殿下。”桑宁绞尽脑汁,这么折腾一通,她贴身的里衣都被冷汗打湿,黏腻贴在背脊,“你还记得死在战场的谢三吗?他是殿下倚重的亲信。”

桑怡顿时恍然。

怪不得三皇子对宁儿的态度如此殊异,原来与那个死去的都头有关。

谢都头既是三皇子的亲信,必定极其密切,宁儿在边关时是谢都头的发妻,人死了便是他的遗孀,岂料回到京城后,摇身一变成为未发嫁的桑二姑娘,还与探花郎沈既白定了亲,人走菜凉至此,三皇子心里能舒坦才是怪事。

桑怡怕妹妹真惹怒了三皇子,忍不住劝道:“宁儿,待会我陪你去给三皇子道歉,他序齿行三,谢都头俗名谢三,都未曾避讳,可见两人关系匪浅。”

桑宁不想与谢三多做接触,刚才谢三发疯似的揽住她的腰,险些被樊留光和沈既白瞧见,若是自己再去寻他,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更何况,她了解谢三,那人对她有着远超常人理解的占有欲,隔着层层衣衫的触碰,根本无法让他满足。

反而会让他陷入更深的焦灼中,恨不得把她从内到外彻彻底底掌控。

让她臣服。

这样的谢三简直危险到了极点,桑宁呼吸不畅,闭着眼连连摇头,不敢回忆那些堪称梦魇的片段。

“姐姐,三皇子对我十分厌恶,主动道歉,是不是不太妥当?”

“怎么会?伸手不打笑脸人,你是女儿家,声誉尤为重要,三皇子也并非不通情理之辈,肯定能体谅你的难处。”桑怡非常坚持。

桑宁还想说些什么,忽见一名带刀侍卫疾步行至凉亭,正色道:“桑二姑娘,殿下请您过去。”

“不、”桑宁想要拒绝,却被桑怡打断,“莫怕,有姐姐陪着你。”

桑宁没有办法,只能鼓起勇气,跟随侍卫的脚步,一路往前走。

周围往来的宾客不知凡几,这会儿没有谢三在侧,他们不似先前那般拘束,端量的目光落在桑宁脸上,无论男女,都会愣怔片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石上清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连读网lia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