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幻:卡兰蒂亚历代记》转载请注明来源:连读网lianduxs.com

一具具骸骨散乱摆放着,有些已经腐朽,但还保留着大致的轮廓。有些骸骨则是残缺不齐,显然是死去之时被某个强大生物撕碎吞噬的。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怪异植物,它们的枝桠纠缠盘绕在骸骨上,有些枝丫上面结出了果实。

“这些骸骨,不知道是谁干的。”斯瓦纳看着散落的森森白骨皱眉道。

“吼!”

突然,远处传来了低沉的怒吼声。

众人立刻转头看去。

远方的树木丛中,一群黑影窜了出来。

那是一群浑身披着古怪鳞甲的类人生物。他们皮肤呈现暗灰色,身高约莫一米二三左右,细胳膊细腿,却又肌肉虬扎,一副狰狞的鬼样。

不用多说,这是洞穴哥布林。相对于森林中的近亲,它们性情更加凶猛。这一刻,众人终于知道了洞底的骸骨是怎么回事。

“准备战斗!老马!准备火墙,塔里克!点射,蒂芙尼治疗,无月保护好自己!”

斯瓦纳大喝道,他手持着一柄短剑,一面大盾,目光盯着那些冲锋过来的哥布林。原本无月这个刺客的职责应当是解决对面哥布林弓箭手和哥布林祭司,可是考虑到她的战斗力......

“吼!”

数量庞大的哥布林冲了过来,嘴巴张开,露出了满口黄牙,发出一声声尖锐而凄厉的叫声,刺得人耳膜发痛,头晕脑胀。

斯瓦纳大踏步向前,迎面一只哥布林冲了过来,手中不知是哪个受害者的大腿骨,挥动如同把铁锤,带起一阵劲风砸向斯瓦纳的胸膛,空气都发出了炸响。

斯瓦纳举起手中的大盾,轻松挡住了这一击,随即反手一拍,将这只哥布林拍翻在地上,短剑直接插入它的眼睛,鲜血混合脑浆流淌出来。

他快速拔出短剑,没有冲上去,而是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法击杀其他冲上来哥布林,因为这些家伙的速度非常快,很难打中,而且还会使用箭矢,如果贸然冲锋只会陷入包围当中。

倒不如先解决送死的家伙。

“啊!”

惨叫声连续不断响起,斯瓦纳是一位战士,没有学习魔法,他大可以凭借坚硬的板甲和一身蛮力硬抗哥布林的攻击,不过他毕竟是一位资深战士,战斗素养极为丰富,又有大量战技傍身,很快就找到了这些哥布林的破绽所在。

短剑划过一抹诡秘的弧线,一记“瞬斩”瞬息之间便砍下了两个哥布林的头颅,再用盾牌撞飞另一只哥布林的同时抽剑“横扫”,将剩下几个哥布林逼退。

然后他一跃而起,跳到半空当中,从天而降,短剑刺向最靠近他的哥布林的脑袋。

噗嗤~

伴随着利器刺入血肉的闷响,短剑从哥布林的喉咙中透出,将这个哥布林钉死在地上。

这一套动作干净利索,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吼!”

其余的哥布林愤怒嚎叫起来。

它们疯狂朝着斯瓦纳扑了过来。

“老马,还没好吗?”斯瓦纳喊道,他虽然勇武,可这么密集汹涌的哥布林群攻,他还真不敢硬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