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大夫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摔伤了腿,静养了好长一段时间,可是在一次偶然的谈话中,余落葵不知道从学堂里听了什么传言,回来便说了一句‘余念七是天煞孤星,克父母克与她亲近的人’。

余念七捣药的手停了下来,余夫人怒不可遏地指着余落葵的鼻子数落她,余大夫也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此后,余落葵也再也没有说过类似的话,毕竟小孩子心性,他们以为它早就抛到了脑后。

而,这一年的中元节,却出了事。

不出事才是怪事,按理来说余夫人早就是个死人。

民间俗言,七月半,鬼开门,这天晚上不要乱走,小心走岔了路就回不来了。而镇上的戏台子,也搭好了给鬼唱戏的台子,那些个小孩子早就被家里人揪着耳朵拖回家。

医馆里有些个过路人,来此看病不好走地,也索性住了下来,好在医馆有不少空房间,平日里就是为了给路上生病的人歇脚的,

可是怪就怪在那天刚入夜的时候,余念七照例给余夫人煎药,刚把血滴进药里,手上的血还没止住,门外就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响,鬼哭狼嚎,霎时骇人。

余大夫搂着余夫人,余夫人捂着余落葵的耳朵,余落葵吓得哇哇叫,余念七有些迷茫的起身,站在院子里。却是有两三个孤魂野鬼朝她扑过来,但是又像在忌惮着什么,不敢靠近。

幸好医馆里有一个云游到此的老道士,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刷刷刷甩出一叠符纸,那些符纸无风自动,一溜儿排开,整整齐齐挂在了门上,窗户上,把这个屋子封的严严实实,屋里便安静了下来,众人惊呼老神仙,那道人捋着胡子,笑而不语。

但是,他把余念七也关在了门外······

余念七推了推们,推不开,拍了几声,但是屋内的人以为是鬼怪,没敢开门,她又喊了一声,众人才把门打开。她把药端给余夫人,余夫人刚要接过,那道人疾走过来,一下子把药盏打翻在地:“别喝!”

他面色有些凝重,余念七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老先生,这是为何?”她强忍着紧张,故作疑惑地问道。

“这药里又血腥气,”他顿了顿,“若有若无,很是可疑,怕不是有什么邪祟在里面做了怪。”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余念七,她袖子里的手攥的紧紧的,“不知老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今日里中元节,不太平,外面又有邪祟作怪,怕不是有什么东西落了进去,还是不喝为妙,重新煮一壶便是了。”他宽慰念七,看来是没有发现什么,众人也应和的点了点头。

“你方才,在外面有听见什么,看见什么没有?”老道人接着问。

“没看到什么,就是听见几声哭声。”念七撒了谎。

“如此如此。”老道人点了点头,:“没事就好。”

见不再怀疑她,念七暗暗松了一口气,余大夫亲在在屋里煎药,众人时不时还会听到外面的鬼哭狼嚎,也没了睡意,索性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也听着云游四方的老道士的见闻,不知不觉便天亮了,念七也坐了一夜,也是从老道人那里听说了什么“无殇”“衔云”“璇玑”什么什么的。

温归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余念七坐在那里呆呆地淋雨,心想这莫不是个傻的,被冤枉了也不知道反驳,来这里淋自己找罪受。他找了一下没找到伞,就拿起来了一个簸箕,单手举着挡雨。

一个斗笠扣在余念七头上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一抬头,就看见了温归年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和他像个傻子一样举着簸箕挡雨的样子。

“你不是灾星,就不知道反驳么!”温归年带着一些责备的语气。

余念七摇了摇头,“说不清,有些事也不能说。”

“怎么就说不清,怎么就不能说?你不能说,你告诉我我去替你说。”

“不必了。”余念七摇了摇头,“江师兄说的还作数吗?”

“什么?”温归年有些莫名其妙。

“我跟你们走。”余念七道,“只是求你们,给落葵一个去处。”

“这我是说了不算的,不过江师兄肯定会同意的。”温归年有些开心,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江师兄说你很有天分,老天爷赏饭吃,这可是求不来的机缘,你来无殇,一定大有作为。”

余念七勉强笑了笑,手里的荷包不可避免地被水打湿了。

然而,前门的一声巨响,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

二人疾步跑到前门,只见前门被撞开了,有一个缺了半个脑袋的活尸,正歪着头流着口水,眼神无光地向二人扑了过来,温归年抽剑刺去,立马就斩下了那活尸的脑袋,那活尸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是真真死透了。

可是还有大批活尸向这里涌来,张牙舞爪又寂静无声,二楼上传来惊恐的叫声,显然是被楼下的活尸吓得不轻,尖叫出声的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怕不是吓尿了。活尸越来越多,温归年也逐渐有些吃力。

余念七捡起被江逾白杀死的无殇弟子身上的配剑,也与温归年一起抵挡。

温归年看了余念七一眼,眼中些许惊叹之意,余念七倒是没有看温归年,她捻着剑,使得很是得心应手,对于那死了不知道多久的活尸,手起剑落,人头滚落到她的脚下,她的心突然揪了一下,她是第一回杀人,虽说杀的并不是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连读网【lia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白月光竟是我自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