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护士大惊失色,不知该如何处理此事。于是,她寻了个借口,逃之夭夭。

而被尹颜算计了的杜夜宸眼见着追求者逃窜,嘴角一抽。

这女人到底要作妖到何时?他被她泼了一身脏水,便是泥人也有三分性儿。

杜夜宸冷笑一声,欺身逼近,嵌住了尹颜的下颚,细细打量。

男人忽然靠近,那挺翘的鼻梁近在咫尺,如同绚烂玻璃珠的眸子一瞬不瞬注视着自己,令尹颜惶恐不安。

她也知道这一回说话有点过分,当即咽了咽唾液,问:“你想做什么?”

总不会是打她吧?

岂料,杜夜宸缓慢靠近,语带暧昧地道:“既是我太太,同你亲近亲近,不是人之常情吗?”

男人炽热的气息如碎雪一般沸沸扬扬散落,坠于人肤上,引发星点触碰,教人如芒在背。那一点热流,刚拂上人身,好似雪花消融一般,转瞬间消弭无踪。

尹颜同杜夜宸对视,大气都不敢出。她看着男人那犹如黑松一般枝桠密集的睫羽,羞恼之意涌上心头。

这厮又要开她玩笑吗?他总这样,半点都不让人占便宜。一旦她占了上风,他便会想方设法拉她下马。

尹颜知道杜夜宸是故意吓唬她,她不该躲闪的,反正不会真的被他欺负。

可是真当杜夜宸缓慢靠近,她又不免胆怯。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指在被单上抓了又抓,紧张万分。

近一点,再近一点,眼见着杜夜宸就要亲上她了。

原该就此打住,停下,解释这一切都是闹剧。

可杜夜宸偏偏没有这样做。

尹颜心跳如擂鼓,她惶恐而不安,想赌气听之任之,可事到临头,又畏首畏尾了起来。

最终,尹颜还是抬手,抵在了杜夜宸的喉间,阻止他缓慢逼近。

杜夜宸笑道:“怎么?我家太太是怕我了吗?”

他又是这样爱捉弄人!语调里带着三分烂漫、七分风流。

尹颜恨得牙痒痒,她静默一瞬,忽的玩心四起。她豁出去了,故意探出指尖,暧昧地拨弄男人喉结,低语:“怎会呢?要和我家先生亲近,我求之不得。”

不得不说,尹颜确实很懂撩拨男人的手段。不过指尖上下一挑动,竟让杜夜宸身躯僵硬了一瞬。好歹是血气方刚的男人,被漂亮女孩触碰到这样敏感的区域,总会有一瞬怔忪。

杜夜宸头一回口干舌燥,隐隐有情愫在体内涌动,汹汹冲撞。只是他向来不会暴露心绪,眼下也缄默不语。

杜夜宸微微眯起眼睫,打量眼前巧笑嫣然的女子。可惜,她装得再热辣,紧攥被单的手掌还是暴露了她的内心。

这女人要强,不过是强装镇定罢了。

杜夜宸顾念她身上有伤,也不好欺负太过,且饶她一回。

于是,他直起腰身,松开了眼前肆意妄为的女人。

尹颜松了一口气,这一回,至少没输士气。她怕他假戏真做,可不敢再同杜夜宸说笑,临时岔开了话题:“杜先生,这些人口口声声要杀你。我看,待你身边也不是个法子。钱确实好,可也得有命花。我想,我该带尹玉离开洋馆了。”

杜夜宸怎么都没想到,尹颜是起了离去的心思。

他垂眉敛目,细思了一会儿:“你真想走,我倒也拦你不住。不过……李辉能轻易寻上我,那么代表他也有点手段。这样的人,同你结仇结怨了,你当他会轻易放过你吗?况且,他知晓,我为了护你,不惜同他正面争斗,必会认为你于我而言极为要紧,不会放过你的。你我如今是唇亡齿寒的利害关系,恐怕你离了我,反倒会死得更惨。”

听得这话,尹颜算是回过味来。

她想起此前种种,忽的脊背发麻,失声道:“杜先生,我问你一事。”

“说。”

“你此前,故意强调‘我是你的人’,可有借李辉牵制我、逼我留在你身边之意?”尹颜越想越在理,浑身上下都窜起了鸡皮疙瘩,“你知道你这处是龙潭虎穴,早晚我会逃跑。特别是如今我还遇上李辉,脱险以后定会因害怕,执意离去。所以你故意在他强调你我的情人关系,说我俩是一条船上的人。那么李辉想要对你下手,势必也会紧紧盯着我。前有狼后有虎,我无处可去。在外为避李辉四处逃窜,倒不如留在你身边,至少洋馆中,还有你和阿宝庇护……杜先生,你打的是不是这个算盘?”

他是想故意斩断尹颜的退路,让他的仇家们都知道,如今尹颜是他心尖尖上的女子。

得尹颜,可左右杜夜宸。

这样一来,她往哪里跑?!身上都贴满杜夜宸的标签了,她插翅难逃!

尹颜一声声的凄厉质问,没有得到杜夜宸的回应。

男人只是顾左右而言其他,说了句:“夜深了,既还有力气同我叫板,那么就下床,咱们回家去吧。”

他没有直面应答这个问题,似乎是默认了这个答案。

尹颜恨得牙痒痒,怎么都没想到,这男人的一举一动皆是阴谋阳谋!

这个坏胚子,她还以为杜夜宸同她有暧昧心绪呢!其实不然,杜夜宸的心里,只有他自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连读网【lia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勾引清冷家主翻车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