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网【lia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假孕垂耳兔在逃中》最新章节。

秋荼只是微微语塞,倒是一点没被影响,放下手机,继续直播刷起了题,懒得理他,并打算直播结束之后删掉他的所有联系方式。

他是没想到齐与诚还会多管他的闲事。

他以为那天之后他们就再无关系了,他们注定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真不知道这人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手伸得真长。

秋荼倒是不太在意自己的身份被熟悉的人认出,以后有机会的话他甚至会选择露脸直播。

他没将“助眠”写在直播间的名字上也是因为不打算主攻助眠这个领域,只不过最近刚起号,想写适应一下直播环境顺带着积累些粉丝罢了。

他的老师——京大数学系的一名老教授曾问过他日后想要从事什么职业,他回答的是想要成为一名兽人教育事业者。

这与他的母亲,以及小时候的一些经历有关。

那时候他还没有来到繁华的帝都生活,只与母亲一同生活在南方的一个小镇里。

母亲做着小本生意,他年纪小,却很聪明,总是很快算出客人需要支付的金额,比摁计算器还要快,还会跟着电视上的一些益智类节目很快便掌握了复杂数学知识。

母亲看出了他在数学上的天赋,不吝地花了很多钱给他报名了奥数班。

她学历并不高,也并不懂这些,只听说身边的孩子都报了类似的兴趣班,便也给秋荼报了名。

可好景不长,母亲身体出了问题。

母亲去世后他被接回了秋家,他再也没有上过奥数班,但这并不影响他对数学的热爱,他一直有在偷偷学习这些秋家人并不支持他学习的东西。

包括高考成绩出来之后,在挑选专业上,数学专业还是他偷偷填写的。

后来被秋家人知道,对他冷脸了好一阵子。

他会一直读研读博,继续燃烧对数学的热爱。

因为一些思维定势和思想限制,兽人教育事业者的数量并不多,他想加入其中,如今数媒高速发展,直播便是种不错的方式。

他知道在很多人眼里数学是枯燥无味且让人觉得头疼的,他想将数学知识以有趣的形式展现给所有人。

顾寻洲说过,如果我的兽人在荧幕上受到很多人的喜欢,我会为他感到骄傲。

他虽然还不是顾寻洲的兽人,但顾寻洲的这句话无疑给了他不小的鼓励。

正想着,秋荼填上答案,并没有立刻开始下一题,而是在平板草稿界面最上方用红色写下一段话。

“拥有粉丝牌的粉丝可以投喂数学题,随机抽取解答。”

反正都是刷题,刷什么题都一样。

粉丝牌仅仅只需要投喂一个十块钱的逗猫棒便能上,还能利用签到兑换抵消,不算特别贵。

昨天的直播里,已经有不少粉丝获得粉丝牌了。

这段话才刚被写下,他的后台便收到了好几条私信。

秋荼挨个点开,快速扫了一眼,挑选出几道正儿八经的数学题发送到平板上,快速解答起来。

……

另一边,大学宿舍里。

齐与诚盯着直播间内秋荼拿起手机又放下手机,全然没有理会他发送过去的消息,心底像是被打翻了各色染缸,乱糟糟的。

秋荼以前从不这样待他。

秋荼对他一直都是温柔而又礼貌,小的时候一直对他一口一个齐哥哥,长大之后缩短成了齐哥,与他呆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眉眼弯弯,特别吸引人。

虽然知道那天京大一别之后他们应该就没有任何瓜葛了,可他喜欢了秋荼那么多年,实在是很难割舍得下。

其实秋荼前段时间因为顾之泽休学的时候,他是去求过父亲帮他的。

可父亲怕受到牵连,并没有同意,反而批评他笨,看不清局势,若秋家想让秋荼继续读书,秋荼是不会就这样被迫休学的。

顾之泽那个二世祖的权利哪有那么大,顾家虽然给京大捐过几幢楼,还出了顾寻洲那样优秀的学生,但都与顾之泽没什么关系,京大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学,不可能仅因为他就让某个学生休学。

真正想让秋荼暂时休学的是秋家才对。

秋家早对秋荼选择京大数学系不满了,秋荼那孩子不笨,年纪越大翅膀越容易硬,秋家这是想折一折他的羽毛,不让他飞出他们的掌控呢。

末了,父亲还让他别再对秋荼动什么心思了,还说秋荼看着乖巧温顺,却不是他能驾驭的。

齐与诚不服,但也无能为力。

如果当时父亲同意帮助秋荼,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见齐与诚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内的直播间,脸色有些难看,林冽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近,随口问道:“怎么了?”

他与齐与诚是关系不错的室友,他知道齐与诚喜欢秋荼的事,也听说过秋荼的名号。

去年齐与诚过生日便邀请了秋荼参加他的生日聚会,是个很可爱的兽人,也难怪齐与诚会那么喜欢他。

只可惜秋荼好像对齐与诚没什么意思。

洗澡前他随意刷了刷直播,发现了这个有些类似于秋荼的垂耳兔主播,随手便截图发给了齐与诚。

他倒是对于兽人直播没什么意见,仅仅只是因为看见了疑似身边认识的人,觉得有些好奇罢了。

齐与诚心底一肚子的话没地方说,见林冽走近询问,当即向他吐起了苦水:“你说秋荼为什么要直播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连读网】地址:lian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